杭州日报:中国足球 心中有鬼

那些年干吗要骂高丰文、徐根宝、施拉普纳、戚务生、米卢们啊,看看现在这帮大爷,把他们供起来都不为过,后悔过了,就开始催情。当年高家军多么骁勇,当年徐根宝多么强悍,当年米家帮多么快乐……

国足赛前已经和叙利亚携手出线了,只是争小组第一而已;输球不影响国足进入明年的亚洲杯,至于明年,亚洲杯国足能进前8就是重大胜利,当然这也很难。

实际上,根据外围博彩公司开出的盘口,赛前就有高人预告中国队很难赢球,不输算是侥幸。如果输球,南勇会让高洪波很体面地下课。

一足记写了本《球事儿》,里面记录了不少国门的劣迹;一位L姓国门联手一名C姓球员和一名W姓球员赌球,投注额就高达7位数字;另一位L国门比赛前夜在赌球庄家的安排下和三四个女子彻夜寻欢;还有一位“天使”国门,力保自己球队连续十几场疯狂丢球……

昨天有媒体以考古学家的严谨姿态考证出三国门分别是刘云飞、李雷雷、安琦。欧耶,都是本人以前的偶像啊。曾经,他们在我的眼里干净得像卫生巾,还以为他们的保护,比谁都周到。没想到,都是专业渗露专家。

如此,一向纯洁的我按捺不住心中被勾起的邪恶,整场比赛都在揣测谁是渗透专家,摔倒的那个前夜寻欢去了吧?空门都打不进的那个收了庄家七位数吧?

自从好友兼搭档尤可为因为赌球被拘在央视高调亮相后,国家队主帅高洪波就被盯上了,当年厦门队尤可为参与的十一场假球已是事实,作为当时厦门队的主教练,媒体很是希望高洪波能表达一下自己的清白。据说在杭州的高洪波敏感得像一只受惊的小鸟,对高洪波提问绝对不能说“尤可为”三个字,甚至连“有可能”这三字也要避免,这会使他马上翻脸。

当年,一个是领队兼副教练,一个是主教练。尤可为出事了,高洪波能证明自己是清白的吗?

在杭州冬夜的冷风里,高洪波在黄龙站得像一根标杆,而背影却孤独得像一株蒿草。

方*发表评论前请先注册成为搜狐用户,请点击右上角“新用户注册”进行注册!设为辩论话题民生视点男子在厕所娶妻生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