采访铩羽而归的马良行:账要自己算 一肩担责任

在机场,上百名球迷在欢迎他,一条横幅特别显眼:小马,别放弃!!!看到这条横幅,马良行的第一反应是:“输给加拿大队后,有个小队员给我一张纸条,上面也是这 3个字:别放弃。”

真的会放弃吗?穿着一件灰色外套的马良行,摇摇头不说什么。看到来接自己的人实在太多,他低头一钻,进了采访车。进车后,小马苦笑着对司机老李说:“球输了,你再安慰我,也没有用。”

20分钟后,马良行在一间咖啡厅里,要了一杯冰水,一杯热咖啡。随后他吐出的话语,也在冰点与沸点之间徘徊……

没有想到,“下课”竟然是我和马良行探讨的第一个问题。而按计划,这个话题将放在最后。

不过马良行不同意。他喜欢直奔主题,寒暄两三句后,马良行很酷地端起一杯咖啡,目光直视过来,然后问:“你说,我该不该下课?”

在美国,输给加拿大队之后,上百名记者围着马良行。有人说:“马指导,这下你‘解脱’了。”马良行不说话。昨晚,马良行笑骂道:“‘解脱’什么?这句话会把我送得很远。”

马良行并不怕下课。他对记者们说:“你们该炒作我的下课问题了。”一名记者下意识地说“不”。小马反问:“为什么不呢?没有完成任务,你说我该不该下课?”

由此,马良行想到了沈祥福。“祥福的日子也不好过啊,你看看,黑色 9月啊。”他笑了笑:“不管我下不下课,我都要说一句,中国女足是世界二流。任何人来当中国女足主帅,都要面临很大的困难。”我对马良行说:“你谈到过徐根宝的崇明基地,你今年 46岁,要退下去搞基层工作,也许太早了吧。”

有个朋友劝说马良行:“你别一个人担肩胛啊,其他人呢?”马良行条件反射般地说:“其他人都不是主教练啊。”

“你究竟有没有被架空?”我原本想用这样一个刺激的语句,来追问小马。话到嘴边,变成了:“所有的决定,换人、战术,都是你一人做出的吗?”马良行停了停:“各方面都很关心女足,我们当然也有一个基调,但所有决定,都是我做出的。”

遭到淘汰的那个夜晚,马良行对所有女足队员说:“出了休息室,谁也别哭。”但晚上回到房间,马良行还是流泪了。“一个人哭,还不能让队员看到。”

流泪时,马良行想到了许多东西。但 5分钟后,他立刻冷静了。走出房门,马良行提出想喝口啤酒。“闷坏了,松松气。”

马良行说:“中国 13亿人,就我一个人是女足主帅。既然在这个位置上,你就要尽可能地去承担。”他拍了拍自己的胸膛:“有什么,冲这儿来。”

其实,马良行不可能承担所有。我和他都意识到这一点,但话语中,马良行始终没让这句话滚出喉咙。他只是一再地重复:“向我开炮。”

输给加拿大队,有人说,中国队运气不好。马良行瞪起眼睛:“什么,运气还不好?你看看我们队要是分在‘死亡之组’,连小组都出不了。”

输球的那一瞬间,马良行在自己的笔记本上,记下了一句话。随后,他就把这句话,丢进了冰冷的行李箱。“那是我失败后的第一感觉,但太尖锐了,不好说。”

马良行掩饰着自己的想法。这表明,他还想继续担任女足主帅,还想在足球这个圈子中生存。话题到这里有些沉重,马良行说:“我姓马,但永远是小马。”

旁人早就观察出,中国女足的新老队员之间,关系比较微妙。马良行不谈这些。正如他宣称自己和米卢之间的谈线年后发表。

不过马良行明确表示:“我对中国女足的 4场比赛,一场都不满意。打俄罗斯队的下半场,我感到有点失控了,打加拿大队, 90分钟的比赛,我觉得这已经不是我的球队了,很多都是在各打各的。运气是什么?你团结了才有运气,才有战斗力。”

马良行明显地感觉到,一些女足球员,争胜的“欲望”已经不那么强了。“没有斗志,不是从心底里爆发出对胜利的渴望,那么,新队员就会变老,老队员也发挥不了中流砥柱的作用。你看看孙雯,看看米亚·哈姆,她们才是真正的球员……”

马良行说,如果自己再“组阁”,“那我肯定用新人。可能会留个别老队员,但像毕妍、韩端、李洁这样的,肯定要成为球队中坚。”

接下去两周,马良行为自己设想的生活是“把手机关了,休息一下”。他对记者们说,自己会去普陀山,还有可能去国外,其实连他自己都没想到,下一步该去哪里。

“陪陪儿子吧。”马良行表示:“有时候忙完训练,晚上睡觉梦见儿子了,醒来就特别想。”

可惜,马良行还是离不开足球。有人问他:“作为主教练,你怎么不像其他主帅一样,留在美国,研究研究其他球队的战术打法?”马良行低着头说:“我也想啊……”

尽管不能现场观战,但昨晚说起美德之战,马良行依旧如数家珍。“美国队输了,很多人说,中国队这下轻松了。这种说法很混蛋。美国队输了,关我们什么事?账要自己算。看看别人的水平,我们还差得远呢。不过,美国队输球的原因,和我们倒是有点像。丢球后太急了。”

从美德之战,谈到中国加拿大之战,马良行还是不服气。“你知道我的性格。现在我还是要这样说,对加拿大队,我们队是必赢的。没想到……”

马良行扳着指头,谈起世界女足形势。“从这届比赛上看,至少已经有美国、德国、巴西、瑞典、朝鲜、挪威 6支球队,实力在中国队之上。不过,实力在我们之上,不等于没得打。别人是身体、体能占优势,但中国队有自己的特色,我们要用技术和智慧去对抗。这届世界杯赛后,你让德国队和我们打一场,谁赢还不一定呢。”

1993年,一个寒冷的下午,马良行竞聘当上了上海女足主帅。 10年之后,他拒绝回忆自己在上海时期拿了 19个冠军的辉煌。“夺了多少个冠军?我忘记了。这有什么好说的。”

不过,马良行坚持一点:“我始终是我。到了国家队,有人说,马良行学会妥协了,我想也许如此,但我肯定要走自己的路。”

在马良行身后,还有一个上海市少体校副校长的位置,但他拒绝去考虑这些。“你别把我和男足混起来。”马良行说。在国家队,马良行拿 8000元一个月,收入比一些女足队员都低很多。“干我们这一行,不会去多考虑报酬和地位。”不过,小马也明确表示,有机会的话,自己也要再试一试。“我会用这段时间,冷静地去想一想,思考一下。我和南头(足协副主席南勇)会保持密切联系。”

听得出,马良行在等,等中国足协一个积极的反应,等待自己主帅命运的一个转机。不过,在言语中,马良行又竭力避免“死赖着不走”的印象。所以,他只能一再地说:“我走自己的路。”

从世界杯赛上,马良行带回一个打火机。尽管火头已很小,气也不足了,马良行还在用。一次次,他勉强靠着一些火星,点燃香烟。大家无话时,马良行就把玩着打火机,像是在鉴赏一件精美的古玩。

雨水敲打着玻璃窗,咖啡厅呈现一派寂静。已是凌晨,马良行起身,把衣服拉链拉好,走出了咖啡厅。他伸出手来,握得很用力。

“再见。”马良行钻进朋友的车,又挥了挥手。车体陡然一震,冲向雨点之中,而马良行,也迎向其未知的命运。 (晏秋秋)